唐澜羽

微博:无靥靥靥

b萌,罗曼医生的票让我有点慌啊。。。。小伙伴们快投起来!

真爱票留到下午看情况,情况不大好再投

分享一个貌美如花的贤王_(:з」∠)_勾线毁了不画了,心痛。
国服的伙伴们,相信自己相信国服第六章第七章会来的,拉二和闪闪都在等你们呢

【原耽】prince régent(架空)

很久没写文了,复健下。也是第一次写原耽,之前都是混迹同人圈,果然两个圈还是有不同的,慢慢适应_(:з」∠)_
这篇想写很久了,拖到现在才开头,如果真的有小伙伴喜欢就好啦_(:з」∠)_

        市集的喧闹似乎并不会影响到这块偏僻的绿野,微凉透彻的泉水细细滑过两个男孩的脚踝,不远处兴奋和吵闹的氛围与这两人想印得格格不入。“王兄,我们的军队凯旋真的有这么惊异吗?”略小的男孩不难地瘪嘴,朝着兄长的肩上靠去。未月的阳光洋洋洒洒铺在男孩的身上,弟弟被阳光晒得暖呼卷起一股睡意,浅湖绿的眼印着对方柔和的神情。
       “这大概是平民的心态吧。”对方宠溺地轻抚上弟弟奶金色的头发,“好了我的小蒂埃里,该回去了。不然父王回来后看不到我们可是会生气的。”里奇轻拍着弟弟的脑袋,嬉笑着催促对方。
       “父王才不会,母后才会因为这些生气吧。”蒂埃里伸出食指戳了下王兄的腰腹,不满地哼声,“王兄我们再等会。”

【双唐·明唐】夜下霜·二(双唐夫夫的预告)

#双唐##我就发发预告#
双唐【此预告单含双唐,全文内有明唐】
【夜下霜·二】

     “唐祈雪啊。”唐鸩缩了缩暴露在冷风中的脖颈,将病到迷迷糊糊的人往怀中拥了几下。对方的体温凉得令他有些害怕,唐鸩再是没心没肺也对这个为赴汤蹈火的情人而感到一阵心疼,“他确实该恨我。”
      唐涧潇艰难地撑开自己重到不行的眼皮,有些失焦的瞳孔直勾勾地盯上环着自己的男人,“他不该……”他沉了许久,心里想了许多的话,而开口却还是只能吐露几个单薄的字眼,“他不应该……”只不过说了几个字似乎就要掏空他的所有力气。
      受伤的腹部疼得厉害,他的皮外伤早已愈合,可化血镖的淬毒穿过他的皮肉,毒性仿佛要将毒镖所触及的血肉都吞噬得一干二净。是他太过信任唐祈雪了,自己甚至以为他能理解对方的一切所做所为,但并不是,他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唐祈雪心中压抑太久的恨意,纵使那份狠并非是针对自己的。“……少爷,我们赶路吧。”唐涧潇撑着疲惫和备受折磨的身躯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再因为属下拖延下去就该抓不到唐祈雪了。”因疼痛不断低落的汗珠和惨白的脸色并未让唐鸩的停留原处休息的决定有任何的改变。
       “坐下。”唐鸩气恼地呵斥道,但对方并没有任何的动作,“涧潇,坐下。”
       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唐鸩恼了一般避开唐涧潇的伤处扣着腰将人按回怀中,“将他追回有何难的,何况你现在能够走多远?”
       “那就不要管我!”
       唐涧潇抽出全身力气嘶哑得吼道,“少爷不必在此照看属下……任务要紧。”
       “你除了任务要紧以外就没有其他话了吗?”唐鸩气得发抖,而后却看到对方疼得蜷缩起身躯的模样还是深深吐了口气冷静了下来,“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任务。我要你把伤养好,然后再去追查唐祈雪。”见人依旧是那副不依不饶的样子才又补上一句,“我不想让你一路上都要受尽毒物的折磨,这本不该是你应当承担的。”
        “少爷没事……即是属下的职责……”唐涧潇咧开有些干裂的唇对唐鸩笑道。

一个我坑了一年半的文的预告

……´_>`过几天写个ma冷静下吧,馆长和二太爷的粮少的可怜…

【明唐】千秋雪

​【ALL唐】橙光游戏《孔雀翎》延伸同人,人物设定属于千辰,OOC属于我_(:зゝ∠)_没错又是大坑,恶人线的帅堡主X帅镇主的那些事

朔雪恶人明教【凛风堡主——陆苍华】X朔雪恶人唐门【龙门镇主——唐醉】



      陆苍华把唐醉带回凛风堡*时脸色阴暗得让守卫们心惊胆战,那几天每个人都避而不谈有关于恶人金水大败之事和唐醉的问题,生怕堡主迁怒于他们。纵使他们心里清楚这种迁怒在自己身上的事并不会发生。

     唐醉醒来有些时日了,这段日子里陆苍华只要无事便会抽出身去看望在病榻上的人。看望的频率简直是让旁观者都有些心惊,不过这让堡里再愚钝的人都清楚他的心思。陆苍华确实惜才,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对于唐醉的感情,明眼人都看在心里。

     “醒了。”陆苍华小心的推开闭紧的门,然而木质的大门依旧是被寒风吹得吱吱呀呀地发出响声,好在在床褥上的人已经清醒地倚在墙沿静静地看着他的动作。他见人如此也不过是轻叹一口气后将门重新闭紧,免得冷风吹得唐醉现在病弱的身躯搞出什么大岔子。“金水镇的事情我处理好了,这事怪不到你身上。”他坐在床沿上沉思许久才憋出这一句话,而后果不其然看到对方的深情阴沉下不少。

     “唐醉?”他见人如此阴郁,不由得多唤了对方一声。“你先把身子养好再去想其他的,我不会阻拦你。”

     “需要多久。”气氛沉静了许久后唐醉才出声,声音很小很微弱,几乎是一点点的气音。他看向陆苍华,对方却垂下眼眸什么都不回答,只是将身上厚实的披风轻轻覆在他的肩上。一瞬间唐醉感觉到透进骨子里的冷意,他呡了呡干裂的唇良久才出声,“会怎样。”

      对方为他掖被的动作停顿了下,“······会留下病根。”陆苍华往唐醉边上笼了下让自己更容易触碰到现在这个无比脆弱的人,“很有可能会彻底废掉经脉。”他道出了人最不想听到的话,然而,这是事实。

      金水一战后恶人士气大折,损失了好几员大将,其中有不少还是恶人谷的主心骨,不仅仅是兵力上被大幅度的削弱连军心也开始出现动摇,这是所有指挥和将领都不愿意看到的。对于陆苍华来说金水镇大败并不算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毕竟他清楚青云坞主已经是强弩之末,众叛亲离定没有什么好下场。只是唐醉的突然界入让整个事情都直接脱开了他的计划出现了极大的偏差,他原本只是想要舍弃青云坞主这一个棋子,从青云坞*重新调回兵力进行分配,然而青云坞主那个已然被美酒麻痹的人丝毫不清楚自己身边的变故,还让谷内部分主力前去。如非他手下被他调派去接管枫华谷的物资,归来途中发现了唐醉的人,陆苍华根本不知道唐醉深陷险局。那个男人在金水镇必然会安插下眼线,燕无名手下的人定有看见他在重围中救下唐醉的情形,如此一来······他不得不变得被动。但如果他不出手相救,那么眼前这人就不再存活在这世上。

     他看着对方惨白的脸色和发颤的身躯心中一阵抽痛,“唐醉。”陆苍华微凉的指尖顺着脖颈轻触上人的脸颊,毫不意外地看到对方压抑住的神情,如此的痛苦的崩溃的模样。“唐醉,你先把伤养好。至于以后的事情,我定然会找到方法解决。”他收回自己抚着对方脸颊的手,如同对待最亲密的爱人一般将人圈进自己的怀中。

     这确实是他的爱人,是藏在自己内心最深处的那个人。

     对方的体温有些凉,陆苍华想着将人抱得更紧了些,而唐醉并不抵抗他如此亲呢的动作。屋内静的可怕,只能听见两个人匀速的呼吸声,此外什么都没有。

     门外一个不合时宜的响声传入这才打破了这份安静,“堡主。”门外的人站在门外没有直接推门进来,“唐领主要换药了,而且······”外头的医师顿了顿,“燕无名来了,我们不好拦下他,已经在议事厅等您了。”陆苍华听闻只是皱了皱眉头,满是嫌恶的神情。“你等会换好药之后再休息会。”他将散在唐醉耳旁的青丝顺到其耳后,在人耳旁低声道,话毕便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堡主。”医师对着他作揖,他挥了挥手意思人进去。

​   本是因为被打断自己与心上人相处以及对来人极其不满的神情在没多久后便隐藏地一干二净,仿若没有出现过一样。他缓步折回议事厅,那个男人已然在那处候了些时间,“燕领主,怎么有空闲来我这坐坐了?”陆苍华摆了摆手,视线依旧是停留在燕无名的身上便开口对身旁的守卫说道,“去长乐坊的枯树下取壶陈酿女儿红,还有去和猫婆婆*买些食物来下酒。”

      燕无名也不过是笑着顺着陆苍华的意思坐下,“陆堡主如此款待燕某,那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他解下身上那层厚实的挡风衣服,淡淡道,“昆仑倒真是寒风凌冽,确实需要些暖身的活。实不相瞒,陆兄我这来的路上看见不少劫镖的浩气堵在路口,实在是和虫蝇似得扰人心烦。上周的大败让这群小崽子涨了士气,变得愈发胆大妄为了。”

     “青云坞只不过是暂且被浩气占据罢了,何况下路防守紧急,还是需要兵力调遣。”陆苍华同样也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此事谷内定有自己的安排,我等无需多虑。”他对着男人轻笑了几声。

*1:凛风堡——昆仑据点,恶人据点

*2:青云坞——金水镇据点,沙盘重置时是浩气据点,浩恶三八线后的据点。

*3:猫婆婆——昆仑长乐坊NPC,升级做任务的时候可以接到任务,可以做出加BUFF的小吃

突然想起来我还有lof的账号…嗷……
谢谢一直没unfo的几位伙伴,我还没跳坑

看史记去_(:з」∠)_果然还是喜欢看文言版


(๑•̀ㅂ•́)و✧漂亮


傻白甜日常(双唐)

1.“哥…”唐绝推开半掩的房门转身进到屏风后头,话还没说完就哽在喉中。

2.唐羽半褪红衣背对着外头,几根红色翎毛别在发间。唐绝不用看正面都大概知道他在做什么。

3.“想我了?”唐绝和饮露峡那群丐帮弟子耍流氓似的搭了上去,吻上唐羽柔软的唇,拉着唐羽直接躺倒在床。

4.“朔雪新装?”唐绝替唐羽卸下那翎毛放置在一旁,赤裸着身子将脱力的唐羽搂进怀中,“看起来像嫁衣。”

    唐羽冷哼了一声转过身去,“你有哪次看不像?”

    “只要是你穿的。”唐绝嗅着唐羽身上的气息,有他的气味“就算是盘牙或靖世都像。”

5.“…靖世是玄色…”唐羽复杂地回应了一句“我还是让欧阳诺给你看看眼吧。”

   “…”

   不解风情啊唐羽…

6.“腿是假的?”李二狗复杂的上下打量唐羽这身新衣。虽然他一直都知道唐门的衣服和五毒一样不按常理出牌…但…这腿也……

   “滚蛋。”唐羽瞪了对方一眼。

7.“我…”唐绝复杂地看着唐羽“…我不就出去一趟,打个秦皇陵…怎…怎么我回来…你…你的腿就…”

    “………”

    唐羽发誓他现在很想神行回唐门去质问一下装备商到底是怎么想的。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七次被问了!

8.“真的没事?”

   “没。”唐羽头疼的叹气,干脆掀起了下摆“自己看…”

    乘着机会唐绝过去往没遮住的腿侧摸了一把,然后认真的点点头“真的,还是细嫩幼滑的大腿。”

9.“有话好说好说!!哥!哥!哥你别读追命!”

   【唐绝重伤】

10.翌日,李二狗带着弃治花来唐羽家。

   “唐羽,33走起!”

   “你们去22吧…”唐羽蹲在院子里默默熬药。

11.唐羽的jjc队友,恶人离经花间双修弃治花欧阳诺和浩气铁牢傲血双修李二狗李戎。两个恶人一个浩气,每次唐绝看到他们其乐融融的做在一起说话就觉得不大好。

12.其实唐绝对李戎印象特别不好!因为这个浩气汪和唐羽以前打得特别凶,哪方面的打?………都有吧…所以唐绝对他们能成为绑定队友特别不可思议。

13.“二狗呢欧阳?”唐羽做完牛车后跑到他们约好的地点却发现少了一人。

     “二狗昨晚要去打血战,后来被他媳妇儿拉去冲分了。”

     “然后?”

     “结果团里出了玄晶…二狗回家哭去了…”

     “……………”唐羽无言以对。

14.“你自己去跑商吧。”欧阳诺认真地说,“你那么犀利…应该没问题。”然后就给唐羽糊了一脸的清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