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澜羽

微博:无靥靥靥

【拉二闪接龙】这次的圣杯战大概是那里坏掉了03(弓拉二x狂闪)

拉二闪接龙第三棒!没错就是帅气可爱的lof主我!
欢迎下一棒,准备吃肉啦!!!!!
这章有点短小,因为开始的时候没有预料到第三棒还是需要承接下文的车,可以和第二棒合起来食用更佳√

03.
        在外人看来是陷入疯狂的berserker将金色流光的兵器无差别地投向因兵器雨而变得束手束脚的坚毅女子,冷凝的蛇瞳漠然地透过saber娇小身躯看到这可悲之人的过往与未来。
         拔出石中剑的少女在某一个熟悉的魔法师教导下成为国家的王。圆桌骑士的分歧和变故的人心也好,征讨也罢看起来却是如此的无趣。
         无趣的王,无趣的人生。所做的决定产化成未来,而她却执着于缅怀和拯救自己过往的国家,执着地别人心疼也让他觉得可怜可悲。
         “无趣,可悲至极。”他垂眼看着奋力反击的亚瑟王,向对方抛出一句冷冰冰的话语,“造就结局却不甘于覆灭,也是可悲。”吉尔伽美什合上了手中厚重的黏土板低语吟唱,而后那些纠缠的金黄流光的兵器化成漫天的金辉消散而去,他自己则是表现出看待无趣事物的神情往后挪了一步。
         saber警惕地握紧手中被风王结界包裹的武器紧紧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你是什么意思。”她回忆起方才对方说的话心中不免有些许酸涩。
        “本王成就一切,因而知晓一切。”对方漠然答道,压倒性的凛然王者气势反而使得收手的战斗更是增添了一抹火药味。
         尚未等她开口质问,直觉便令她提前了行动避开了充满强电球的猛击。而被电击中的地面凹陷出深坑,周遭的草木也被其威力燃成灰烬,空气中散发着焦土的气味。“你没事吧。”saber盯着从树丛里缓步而出的男人向爱丽丝菲尔确认到,“还有一个从者。”
        “看来余所遇到的是个年轻的王者。”
        奥兹曼迪亚斯缓步而出,甚至没有任何想要回避躲藏自己的存在,反倒是对人煞是有趣地上下打量了一番,黄金瞳扫过警惕的亚瑟王和其背后的女子,“哼……。”他略微仰头恰好看见金灿的粉末消散而去,“余今日暂且原谅你的不敬。”

         “余可是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赶上的。”奥兹曼迪亚斯干脆利落地坐上无人使用的黑色摩托,视线瞥上对方冷淡的神情,“余听闻有凡骨夺取了你的光辉,如今看来确有其事。看来余也无需多言,纵使此凡骨已死去也无法令你恢复曾经的光耀,黄金的英灵啊。你不想在现界寻求令自己愉悦的事物吗?”他朝着对方走去,丝毫不担心对方是否会狂化与他一战。
        对方淡漠的神色中有了道欣喜的裂隙。
     「其傲人的光辉尚未完全陨落。」
        奥兹曼迪亚斯伸出手触摸上对方被血染红的额发,“如此,余就与你一同享受这世界的乐趣所在吧。”
        炙热灼人的温度在余夏中掀开一层肉眼可见的透明热浪,古旧传说中辉煌且惊人的暗夜太阳船不知何时出现在两人的脚下。其船身周遭闪烁着过分耀眼的光亮,宝具所拥有的烈焰炙烤着神王目光所及的一切,除了他们两人。
        “余将使你重获你应有的光辉。”

        光耀的王者将被黑暗笼盖的王带入光亮之中,随后与不知从何处出来的宝具一同消失,只余留被光束贯穿得七零八落的残肢和依旧被火焰灼烧的惨白骷髅面具。
  

【拉二闪接龙】这次的圣杯战大概是那里坏掉了02(弓拉二x狂闪)

接龙第二棒来啦!!
第二棒选手——风魂

02
     “切嗣,这样真的没问题吗?"说话的女子拥有樱红的唇,红宝石般的眼眸和胜似纯银的长发,是完美无缺的人偶,爱因兹贝伦家的人造人“爱丽丝菲尔”。
     “感到简陋吗? 其实召唤从者不需要盛大的降灵仪式。爱丽,把圣遗物放在坛上,这样就准备完毕了。”闻言,女子将怀中的圣遗物放入祭坛中,在随后完成咏唱的下一秒,第三位servant降临了---"saber阿尔托利亚,顺应召唤前来。试问,汝是吾的master吗?"
     代表沉稳与忠道的蓝色长裙,象征尊贵与纯洁的银色铠甲附着其上,立于身前的圣剑将英灵的身份诠释。“亚....亚瑟王是女子?!”
     令人震惊的事实,使一向缜密的魔术杀手也失了态。
     “你对此有何意见吗!"果然引起英灵的不满。
      “不,我并非这个意思...倒不如说,只是感到惊讶,对于.....”还未等男人说完,持剑的英灵便冲出教堂。“小心,是从者!”
       对于master而言,在圣杯战争期间对自己的隐蔽是很重要的,这是自身安全的保障。
 
      所以远坂家的宅邸坐落于不起眼的郊外,尤其到了夜晚,郊区鲜少的光亮与成行的树木会将屋内的灯光掩盖,是完美的工房。

     自从召唤出王中之王奥兹曼提亚斯后,房屋的外周总散发着无形的光芒。远坂时辰感到一阵头疼。“恕我冒昧,王中之王。从刚才所言,您与英雄王熟识?"
     话音刚落,翘腿坐在沙发上的英灵发出高亢的笑声。“哈哈哈哈,无错! 黄金的王的确与余相熟。”随后陷入沉思的时辰没有发现,房门外走进的人,直到对方开口打断思路。“老师,东南方的教堂外有从者战斗。是saber和berserker。”来者是拥有最高隐蔽能力assassin的master言峰绮礼
     “这么快...看到御主了吗?"
     “恩,但只有一名,毫无掩饰站在现场的,就只有待在saber背后的银发红瞳女性。”
     “银发红瞳……看来是爱因兹贝伦所造的人形御主,是我失算了。看来相比于berserker的御主,她对于圣杯战争的法则并不娴熟。双方所持的宝具是什么?"
    "saber的看不出样貌,但应该是剑一类的宝具,而beserker的话让人难以分辨。”
     “是有意隐藏吗?"
   ".....是数量多的惊人,berserker身后所泛开的金色光漾中投射出的武器数量过于庞大,虽被黑雾笼罩,但其所附着的魔力是宝具无误。”“什么! berserker所拥有的宝具……是哪个不想活得凡骨,竟敢狂化他。胆敢夺取其身上光辉的无光之人,死不足惜!”

【拉二闪接龙】这次的圣杯战大概是那里坏掉了(弓拉二x狂闪,四战背景)

01.

       临近秋季,冬木市的郊外除了夏日残留的蝉鸣以外并没有其他的声响,更是显得静谧得令人心中有些恐惧。虽说是午夜了,可远处的市中心像是与此处彻彻底底隔绝了般,既没有路过的车声也没有在郊外居住的人声。
 
       丑陋的披着斗篷的男人轻轻地哼声,将看似随处可见的石板放置在沙土上;
       优雅的男人放下手中的红酒杯,指尖轻触上被裹得紧实的精致物品。
  
       他们都在等着那个魔力最为充沛的时间,而对此的把握将会为这次圣杯战争带来最为优势的条件。
 
        带着斗篷的男人抬起头呆看上夜空的繁景,但内心愈是烦躁不安,回过神来,他又是怔怔地看着被放置于沙土上的圣遗物。
        只要做到了,这就是我离真理最近的一步。
        他盯着黏土板的碎片痴痴地笑出声。他为这次圣杯战争投注了自己大量的精力和钱财,他的妻子因他看到了他的癫狂而恐惧,最后化成他最爱的东西——在他眼里美丽动人的尸骨。
        “啊啊,亲爱的你将与我走向真理!”
        男人癫狂地大笑,掀起的黑色衣袍下满是赤红色的不知名药剂。“我将此注入~”他以黏土板为中心,将赤红色的药剂洒在圣遗物上,“我将用贱民的生命作为礼物~”,以血液和魔药混合成的液体在其手下泼洒绘成魔术阵的形状,“啊啊~回应我的召唤吧,人类最古老的王啊!我在此为您为真理而献祭!”

       郊外还是如此的静谧,除了他的声音以外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发生。男人沉下气不可置信地瞪着自己精心制作的召唤阵。
        难道是自己弄错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圣遗物是自己买通了当地人得来的,甚至检查过黏土板的魔力真假!怎么可能失败!药剂!更不可能!这可是自己专门为了控制英灵做的!能够让英灵变成乖顺的傀儡!

        空气中的躁动感和压迫感让他回过神来,以普通魔术师血液铸成的召唤阵升腾于半空。如同神一般的威压迫使他差些失了作为master的身段,他抬眼往黏土板原本的位置看去,那块昂贵的圣遗物早已消失殆尽,取代它的是一个金发蛇瞳的外国男子。“Berserker贤王,吉尔伽美什。”孤身站在原处的男人出声了,赤红色的蛇瞳中蕴含着可怕的寒意,“不够格当本王的master。”他轻描淡写地说,眼睁睁看着被五六把利器贯穿全身的死灵术士,“区区杂种妄想控制本王。”
  
        明明已到了午夜远坂家的宅邸中还亮着柔和的灯光。包装精美的礼盒中静躺着蛇蜕的化石,能够找到世上第一条蛇蜕实属不易,他为了这次圣杯战争竭尽心力寻求最强力的从者,现在他得到了。人类最古老的王,英雄王吉尔伽美什的圣遗物。
        只要不出意外,他将能面见这位乌鲁克至高无上的王者。
        “时间到了。”远坂时臣轻置下手中的酒杯,摆在阵中间的蛇蜕随着其魔力的放出散出耀眼的金色光辉。
        然而。
        远坂时臣这般运筹帷幄的人都对此不禁有些惊愕,对眼前的男人的身份而感到吃惊和不可置信。
        “余乃archer奥兹曼迪亚斯,王中之王。”有着褐色肤色的男人看着眼前有些呆滞的master,显露出不悦的神色。“无光之人,你对余有何不满。”
        “尊贵的神王,王中之王,法老拉美西斯二世。”远坂时臣听到archer的真名后愣了片刻,随后自己了然这令人不解的场面,“远坂时臣静候您的到来。”
        听罢奥兹曼迪亚斯环视了圈周遭,最终将视线停留在他所谓的master身上,“那么你用了什么圣遗物将余召唤出来。这次是余的战车残骸,余的妃子身上的饰物又或者,是余的木乃伊?”本是凉爽的空气在他说话的期间霎时增添了几分令人体难受的热度。
        “王啊,这皆非我召唤使用的圣物。”
        大抵是看出了对方隐瞒的含义,奥兹曼迪亚斯收回了那份光辉的热度,“那么是什么。”
        时臣拾起蛇蜕的残余,酝酿许久的话语却径直被对方打断。“哈哈,原来是这个。那么你召唤出余倒也不是过失,毕竟黄金的王早已被他人召唤去了。此蛇蜕也是余在英灵座上触及过的东西。”
       “无光之人,你只需要在此期间匍匐在地瞻仰余的神威。”

接下来欢迎第二棒w
别问我标题怎么回事我不知道!!!!

b萌,罗曼医生的票让我有点慌啊。。。。小伙伴们快投起来!

真爱票留到下午看情况,情况不大好再投

分享一个貌美如花的贤王_(:з」∠)_勾线毁了不画了,心痛。
国服的伙伴们,相信自己相信国服第六章第七章会来的,拉二和闪闪都在等你们呢

【原耽】prince régent(架空)

很久没写文了,复健下。也是第一次写原耽,之前都是混迹同人圈,果然两个圈还是有不同的,慢慢适应_(:з」∠)_
这篇想写很久了,拖到现在才开头,如果真的有小伙伴喜欢就好啦_(:з」∠)_

        市集的喧闹似乎并不会影响到这块偏僻的绿野,微凉透彻的泉水细细滑过两个男孩的脚踝,不远处兴奋和吵闹的氛围与这两人想印得格格不入。“王兄,我们的军队凯旋真的有这么惊异吗?”略小的男孩不难地瘪嘴,朝着兄长的肩上靠去。未月的阳光洋洋洒洒铺在男孩的身上,弟弟被阳光晒得暖呼卷起一股睡意,浅湖绿的眼印着对方柔和的神情。
       “这大概是平民的心态吧。”对方宠溺地轻抚上弟弟奶金色的头发,“好了我的小蒂埃里,该回去了。不然父王回来后看不到我们可是会生气的。”里奇轻拍着弟弟的脑袋,嬉笑着催促对方。
       “父王才不会,母后才会因为这些生气吧。”蒂埃里伸出食指戳了下王兄的腰腹,不满地哼声,“王兄我们再等会。”

【双唐·明唐】夜下霜·二(双唐夫夫的预告)

#双唐##我就发发预告#
双唐【此预告单含双唐,全文内有明唐】
【夜下霜·二】

     “唐祈雪啊。”唐鸩缩了缩暴露在冷风中的脖颈,将病到迷迷糊糊的人往怀中拥了几下。对方的体温凉得令他有些害怕,唐鸩再是没心没肺也对这个为赴汤蹈火的情人而感到一阵心疼,“他确实该恨我。”
      唐涧潇艰难地撑开自己重到不行的眼皮,有些失焦的瞳孔直勾勾地盯上环着自己的男人,“他不该……”他沉了许久,心里想了许多的话,而开口却还是只能吐露几个单薄的字眼,“他不应该……”只不过说了几个字似乎就要掏空他的所有力气。
      受伤的腹部疼得厉害,他的皮外伤早已愈合,可化血镖的淬毒穿过他的皮肉,毒性仿佛要将毒镖所触及的血肉都吞噬得一干二净。是他太过信任唐祈雪了,自己甚至以为他能理解对方的一切所做所为,但并不是,他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唐祈雪心中压抑太久的恨意,纵使那份狠并非是针对自己的。“……少爷,我们赶路吧。”唐涧潇撑着疲惫和备受折磨的身躯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再因为属下拖延下去就该抓不到唐祈雪了。”因疼痛不断低落的汗珠和惨白的脸色并未让唐鸩的停留原处休息的决定有任何的改变。
       “坐下。”唐鸩气恼地呵斥道,但对方并没有任何的动作,“涧潇,坐下。”
       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唐鸩恼了一般避开唐涧潇的伤处扣着腰将人按回怀中,“将他追回有何难的,何况你现在能够走多远?”
       “那就不要管我!”
       唐涧潇抽出全身力气嘶哑得吼道,“少爷不必在此照看属下……任务要紧。”
       “你除了任务要紧以外就没有其他话了吗?”唐鸩气得发抖,而后却看到对方疼得蜷缩起身躯的模样还是深深吐了口气冷静了下来,“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任务。我要你把伤养好,然后再去追查唐祈雪。”见人依旧是那副不依不饶的样子才又补上一句,“我不想让你一路上都要受尽毒物的折磨,这本不该是你应当承担的。”
        “少爷没事……即是属下的职责……”唐涧潇咧开有些干裂的唇对唐鸩笑道。

一个我坑了一年半的文的预告

……´_>`过几天写个ma冷静下吧,馆长和二太爷的粮少的可怜…

【明唐】千秋雪

​【ALL唐】橙光游戏《孔雀翎》延伸同人,人物设定属于千辰,OOC属于我_(:зゝ∠)_没错又是大坑,恶人线的帅堡主X帅镇主的那些事

朔雪恶人明教【凛风堡主——陆苍华】X朔雪恶人唐门【龙门镇主——唐醉】



      陆苍华把唐醉带回凛风堡*时脸色阴暗得让守卫们心惊胆战,那几天每个人都避而不谈有关于恶人金水大败之事和唐醉的问题,生怕堡主迁怒于他们。纵使他们心里清楚这种迁怒在自己身上的事并不会发生。

     唐醉醒来有些时日了,这段日子里陆苍华只要无事便会抽出身去看望在病榻上的人。看望的频率简直是让旁观者都有些心惊,不过这让堡里再愚钝的人都清楚他的心思。陆苍华确实惜才,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对于唐醉的感情,明眼人都看在心里。

     “醒了。”陆苍华小心的推开闭紧的门,然而木质的大门依旧是被寒风吹得吱吱呀呀地发出响声,好在在床褥上的人已经清醒地倚在墙沿静静地看着他的动作。他见人如此也不过是轻叹一口气后将门重新闭紧,免得冷风吹得唐醉现在病弱的身躯搞出什么大岔子。“金水镇的事情我处理好了,这事怪不到你身上。”他坐在床沿上沉思许久才憋出这一句话,而后果不其然看到对方的深情阴沉下不少。

     “唐醉?”他见人如此阴郁,不由得多唤了对方一声。“你先把身子养好再去想其他的,我不会阻拦你。”

     “需要多久。”气氛沉静了许久后唐醉才出声,声音很小很微弱,几乎是一点点的气音。他看向陆苍华,对方却垂下眼眸什么都不回答,只是将身上厚实的披风轻轻覆在他的肩上。一瞬间唐醉感觉到透进骨子里的冷意,他呡了呡干裂的唇良久才出声,“会怎样。”

      对方为他掖被的动作停顿了下,“······会留下病根。”陆苍华往唐醉边上笼了下让自己更容易触碰到现在这个无比脆弱的人,“很有可能会彻底废掉经脉。”他道出了人最不想听到的话,然而,这是事实。

      金水一战后恶人士气大折,损失了好几员大将,其中有不少还是恶人谷的主心骨,不仅仅是兵力上被大幅度的削弱连军心也开始出现动摇,这是所有指挥和将领都不愿意看到的。对于陆苍华来说金水镇大败并不算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毕竟他清楚青云坞主已经是强弩之末,众叛亲离定没有什么好下场。只是唐醉的突然界入让整个事情都直接脱开了他的计划出现了极大的偏差,他原本只是想要舍弃青云坞主这一个棋子,从青云坞*重新调回兵力进行分配,然而青云坞主那个已然被美酒麻痹的人丝毫不清楚自己身边的变故,还让谷内部分主力前去。如非他手下被他调派去接管枫华谷的物资,归来途中发现了唐醉的人,陆苍华根本不知道唐醉深陷险局。那个男人在金水镇必然会安插下眼线,燕无名手下的人定有看见他在重围中救下唐醉的情形,如此一来······他不得不变得被动。但如果他不出手相救,那么眼前这人就不再存活在这世上。

     他看着对方惨白的脸色和发颤的身躯心中一阵抽痛,“唐醉。”陆苍华微凉的指尖顺着脖颈轻触上人的脸颊,毫不意外地看到对方压抑住的神情,如此的痛苦的崩溃的模样。“唐醉,你先把伤养好。至于以后的事情,我定然会找到方法解决。”他收回自己抚着对方脸颊的手,如同对待最亲密的爱人一般将人圈进自己的怀中。

     这确实是他的爱人,是藏在自己内心最深处的那个人。

     对方的体温有些凉,陆苍华想着将人抱得更紧了些,而唐醉并不抵抗他如此亲呢的动作。屋内静的可怕,只能听见两个人匀速的呼吸声,此外什么都没有。

     门外一个不合时宜的响声传入这才打破了这份安静,“堡主。”门外的人站在门外没有直接推门进来,“唐领主要换药了,而且······”外头的医师顿了顿,“燕无名来了,我们不好拦下他,已经在议事厅等您了。”陆苍华听闻只是皱了皱眉头,满是嫌恶的神情。“你等会换好药之后再休息会。”他将散在唐醉耳旁的青丝顺到其耳后,在人耳旁低声道,话毕便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堡主。”医师对着他作揖,他挥了挥手意思人进去。

​   本是因为被打断自己与心上人相处以及对来人极其不满的神情在没多久后便隐藏地一干二净,仿若没有出现过一样。他缓步折回议事厅,那个男人已然在那处候了些时间,“燕领主,怎么有空闲来我这坐坐了?”陆苍华摆了摆手,视线依旧是停留在燕无名的身上便开口对身旁的守卫说道,“去长乐坊的枯树下取壶陈酿女儿红,还有去和猫婆婆*买些食物来下酒。”

      燕无名也不过是笑着顺着陆苍华的意思坐下,“陆堡主如此款待燕某,那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他解下身上那层厚实的挡风衣服,淡淡道,“昆仑倒真是寒风凌冽,确实需要些暖身的活。实不相瞒,陆兄我这来的路上看见不少劫镖的浩气堵在路口,实在是和虫蝇似得扰人心烦。上周的大败让这群小崽子涨了士气,变得愈发胆大妄为了。”

     “青云坞只不过是暂且被浩气占据罢了,何况下路防守紧急,还是需要兵力调遣。”陆苍华同样也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此事谷内定有自己的安排,我等无需多虑。”他对着男人轻笑了几声。

*1:凛风堡——昆仑据点,恶人据点

*2:青云坞——金水镇据点,沙盘重置时是浩气据点,浩恶三八线后的据点。

*3:猫婆婆——昆仑长乐坊NPC,升级做任务的时候可以接到任务,可以做出加BUFF的小吃

突然想起来我还有lof的账号…嗷……
谢谢一直没unfo的几位伙伴,我还没跳坑